当前位置: 首页  >  赛风赛纪 > 正文
专家:中国服禁药尚未入刑法 反兴新规难以一劳永逸
发布时间:2013-11-22 信息来源 : 北京青年报

    “近一周来,南非约翰内斯堡成了全球体坛瞩目的地方。在这里举行的第四届反兴奋剂大会,通过了2015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堪称史上最严格的新版《世界反兴奋剂条例》。新版对旧版改动多达3000处;运动员“量刑”翻倍;遭禁赛后甚至没有了训练资格;生物护照技术也正式成为反禁药武器。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赵建,就此新规为北京青年报记者进行了解读。他认为新条例的一些创新规定,将世界反兴奋剂能力提升了一个层次。而谈到这部新规能否让中国反兴奋剂工作彻底的道高一尺,遏制服用禁药行为,赵建表示,和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通过法律,像打击犯罪一样,由警察对付禁药和违法运动员不同,中国尚未将服禁药行为纳入刑法管辖范围。”

    除了禁赛还要禁训

    新条例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是禁止各国、各组织、各俱乐部为遭禁赛运动员提供训练场地。

    专家解读

    赵建表示,类似禁止训练的条例精神一直都有。“但新条例把这一精神具体化了。”他介绍,过去处在禁赛期间的运动员是不能使用国家和政府的资助进行训练的。“唯一能参加的政府活动,就是听反兴奋剂教育、培训。”

    另一方面他表示,虽然原来条例有类似精神,但只是取消对运动员的政府资助,商业方面的资助并不在内。“这次加强了一点,就是禁止俱乐部对运动员提供帮助。因为国际上很多运动员都是职业的,都是登记在各俱乐部的。如果运动员在新条例期间遭禁赛,就确实失去了继续训练的条件。”

    生物护照正式启用

    新条例规定,生物护照作为反兴奋剂的新技术,得到了正式承认。反兴奋剂组织可以通过“运动员生物护照数据所得出的结论”,判定违规行为成立。

    专家解读

    赵建表示,在这方面中国可以说先行了一步。几个月前中国一名田径选手被生物护照技术指认服用了禁药。中国田协就此对运动员进行了两年禁赛。赵建表示新条例证明了世界对新技术的广泛认可,也是对中国工作的认可。“我记得上一版反兴奋剂条例是2009年修订的。当时还没有生物护照技术。如今新技术已经被各协会使用,很成熟了,就写进了新版条例。”

    初犯惩罚翻倍到4年

    新条例规定,首次蓄意使用兴奋剂行为的禁赛期从2年增加到4年,将自动错过一届奥运。

    专家解读

    赵建表示,初犯“刑期”从2年提升到4年,各种意见肯定会有。“有的项目,运动寿命可以非常长,禁赛4年都没有什么影响。比如射击,甚至棋类。但有的项目体能要求高、技巧性强,比如田径、体操。运动员黄金寿命很短。有人就会认为太严了。所以严格和宽松都是相对的。这应该是征求各种意见后取得了一种共识。”

    A瓶阳性直接禁赛

    新条例还规定,A瓶尿样检测结果呈阳性后该运动员即被自动禁赛,且检测A瓶尿样和B瓶尿样之间的时限间隔缩减为一周。

    专家解读

    赵建坦言,中国对此执行严格,早已实施类似规定。 “在中国A瓶出现问题就自动禁赛了。等到B瓶真的证明了你的清白,那就再恢复参赛资格。”

    现状1

 

    中国服禁药尚未入刑法

    新条例也让反兴奋剂部门拥有了“调查”能力,对此赵建表示,中国有过针对禁药的检查。但无法像有些国家那样,引入警方力量,用刑法做武器反禁药。

    在法国,警察曾在环法大赛期间突击搜查车队帐篷。在意大利,警察根据国内法严格控制药品滥用。而2006年鞍山田径体校未成年运动员集体接受兴奋剂注射事件后,只由反兴奋剂部门对运动员进行了处罚。就此事件,中国政法大学体育法研究中心教授张笑世认为:“鞍山田径学校一是涉嫌触犯了《反兴奋剂条例》,二是涉嫌触犯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张教授介绍,欧洲很多国家在司法介入方面走在了前面,“德国、法国、荷兰、意大利的法律很具体,什么样的责任要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所以一旦出事,他们总能依照相应的法律来进行判罚。”

    赵建表示,中国还是受到了法律手段的局限。“比如在中国要是报警称有服兴奋剂事件,目前公安部门很难受理。中国的反兴奋剂条例是国务院颁布的,刑法里面没有相关的法律规范。在意大利等国有法律解释,我们还是行政法规。”

    现状2

 

    世界反禁药力度各不同

    虽然这部反禁药新条例是所有成员国一致通过的,但赵建介绍,世界范围的反禁药工作并不平衡。“有的很好有的差。比如牙买加、肯尼亚,就需要通过外力促使他们加强工作,否则就是对遵守秩序的人的不公平。”

    赵建认为,中国在反兴奋剂方面一直走在前列。除了态度坚决,手段也在国际领先。但包括牙买加和肯尼亚,“不能简单说他们是因为经济水平落后,导致的反禁药水平低下。你运动能力这么强,不强化反禁药,就说不过去了,有纵容的嫌疑了。大家都有意确保公平公正。否则做得好的不就吃亏了?”

    疑问1

 

    一部新规能否一劳永逸?

    据介绍,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允许各国政府和各单项协会,用一年的时间适应和执行反兴奋剂新条例。中国奥委会副主席段世杰表示,中国将于今年内颁布新的《反兴奋剂管理办法》。谈到这部新条例能否一劳永逸地遏制运动场内服用禁药提升成绩的行为,赵建坦言他不会如此乐观。

    谈到新条例,赵建表示,他已经做好了工作量提升的心理准备。“其实我们一直在不断地提升反禁药的质量和水平。在从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中国只用一部反兴奋剂条例,就吓倒了很多心存侥幸的人。后来我们就得加入检测技术,让你用什么药我都能查出来。再后来用药水平提升,我们也要提升水平,否则我们就是输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是另一个层面的竞赛。”

    疑问2

 

    成绩会不会大幅降低?

    新条例颁布后,有运动员认为,运动成绩也许将遭遇大幅度滑坡。对此赵建认为没有这个担心。“最近几年,随着反兴奋剂力度的增加,已经没有出人意料的成绩下跌了。”

    他表示,“新条例肯定可以震慑一批人避免服用药物,当然也就阻止比如服药的黑马出现。另一方面,如田径项目仍然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世界纪录无法打破。但是从竞技规律来讲,成绩应该是逐渐提升的。为什么老的纪录那么高,新的成绩还赶不上。我倒觉得这也反证了反兴奋剂工作到位了。”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褚鹏

【打印】    【关闭】